解决问题的关键是推动协会和政府脱钩

2021-02-06 18:31

“协会属于社会团体,监管相对松一点,可能会有违规情况。另外,现在政府机关的监管严了,不排除会有一些支出转到下面协会的情况。”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审计研究室主任汪德华认为,解决问题的关键是推动协会和政府脱钩,并对带有一定官办性质的团体加强管理,尤其是资金监管。

记者上网查阅了有关部门决算,对行政经费的表述非常简单,只有总额,并无具体分类。如农业部:“汇总农业部2013年度行政单位(含参照公务员法管理事业单位)履行行政管理职责、维持机关运行而开支的行政经费,合计25385.59万元。”

对于乱象丛生的会议费,公众并不能从有关部门公布的决算中获取有价值的信息。会议费属于行政经费,且占比不低。

记者翻看多部门网站,此次公开的2013年部门决算中,有的列出了所有包括协会在内下属单位的名称,但看不到与之相关的支出明细,有的则笼统介绍一下单位职能,对下属单位情况根本没提。

在主管政府部门压缩公务支出的背景下,协会曝出违规使用“三公经费”等问题,是否存在“堵前门开旁门”部门转嫁费用问题?协会陷审计风暴发出怎样的警示?

刘尚希认为,当前很多协会都有官方背景,领导多是政府退下来的,经费来自财政拨款,很难和政府脱离关系,在加强资金管理的同时,应理顺协会和政府间的关系,警惕协会成为“第二政府”。

在此前审计报告中,不少曝出问题的单位都是部委下属的协会和事业单位,被点名的就有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、中国土木工程学会、中国建筑文化中心等,这一现象值得关注。